千千小说网 > 重返十三岁 > 第605章 最终章

第605章 最终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c,最快更新重返十三岁 !

    阳光总在风雨后, 请相信有彩虹  她担心她妈妈会露怯, 这会伤害到妈妈脆弱而敏感的自尊心。从下火车起,许多就察觉到了母亲一直在他们面前强撑起的气势。母亲上辈子第一次吃自助餐也是在东莞,不过那次不是跟家人在一起, 而是和表舅奶奶, 好像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参加豪豪的抓周宴。

    许妈曾经非常惆怅地说:“那时候哪里懂什么叫自助餐啊。我跟你表舅奶奶饿的前胸贴后背,一进去看到小点心漂亮的不行, 偷偷摸摸的说, 我们赶紧先把肚子填饱。等你表姨回过头一看,哭笑不得,说,妈, 娘娘,你们怎么不吃好吃的,捧着个馒头啃啊。结果那时候我们都吃饱了,看到那些好吃的,想吃啊, 没有肚子填。”

    人在陌生的环境下都会害怕。许多想告诉妈妈, 他们都在她身边, 不用害怕。进了餐厅, 许家人找好一个六人位后, 让许妈坐着看位置。许多带着姐姐跟弟弟去取菜, 表姨在旁边给他们热情地推荐塘厦碌鹅和冼沙鱼丸, 说是当地的特色菜。许家姐弟笑纳了她的好意,跟着取了一整盘菜回到位子上。许多将自己手里的盘子放下,然后喊她妈一起再去取点儿吃的。

    许妈一个人待在餐桌旁正不自在,好容易丈夫孩子都回来了,她其实并不太想自己去取食物了。当然,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只能跟着二女儿从取餐具开始,一个区域一个区域地寻找想吃的东西。

    许多安慰妈妈:“别担心,没人管我们,慢慢挑,不用着急。”

    许妈神情古怪地看了眼女儿,感觉两人之间竟然好像是这个女儿占据了主导地位。看着个子快要有自己高的少女,她心情有些复杂,怎么反而是自己这个当妈妈的落了下风。

    许多没留意到母亲难测莫名的神色,继续取了两块马蹄糕跟肠粉就没什么兴趣了。许妈有点儿不知道该拿什么,许多只好提醒她,这里临海,海鲜非常有名,要是换到我们那里,贵的要命。

    许妈一听,立刻遵循吃自助餐的首要原则,不吃对的,只吃贵的,挑了不少海鲜。

    一顿自助餐下来,许多觉得塘厦碌鹅最合她的心意。虽然跟一般的粤菜口感不太一样,但新鲜美味,她一人就干掉了一小盘。许妈则埋头吃海鲜,吃掉了两只帝王蟹,许多的那只也给了她。一顿饭下来,许多觉得他们完美地诠释了吃自助的最高境界,饿的扶墙进,撑的扶墙出。许多看到自助餐三百一位,告诉家人以后,大家顿时心生一定要把本钱吃回头的豪情壮志。

    吃完饭,阿东开着车带他们到海边去散步。大概是冬天的缘故,海边人并不多。海风吹在人脸上,带着咸腥味,却有一种南国风情特有的温柔。表姨指着远处黑洞洞的一个建筑说:“那就是虎门炮台,林则徐虎门销烟的地方。”

    一家人都睁大眼睛往那边看,但是什么也看不清。阿东笑着跟表姨夫说了句,表姨夫立刻告诉他们,明天他开车带大家过来玩。

    晚上快到十一点钟,他们才回到表姨家洗洗睡下。阿东跟阿美自然没有留下,开车走了。第二天早饭是在外面吃的。许妈担心花钱,再三表示在家里烧点儿简单的吃吃就行了。表姨打着呵欠笑:“哎哟,姐姐,这里人都吃早茶,谁在家吃早饭啊。”

    表姨真心是个十足的享受派。她在自家楼下摆了个移动摊位卖串串,生意相当不错,一年却只干半年,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跟丈夫孩子四处玩。

    许妈苦口婆心地试图劝她趁年轻好好挣钱。表姨笑嘻嘻的,不反驳也不接这个表姐的话。

    许多也说不清楚表姨这样是对还是错。她没这份豁达,做不到如此洒脱。看着此时的房价,她双眼冒绿光,这也太便宜了,搁到十几年后,简直做梦都能笑醒。

    表姨一家却一直都在东莞租房住。

    许多在许妈面前透露了类似房价以后一定会疯涨,就跟香港一样。不趁房价低的时候赶紧买,以后肯定买不起了。

    估计许妈会贩卖给表姨听。但表姨能不能听进去,就无从得知了。

    早餐在一家港式茶餐厅用的。阿美一早将昨晚那辆商务车开了过来,陪着许家人用过早茶就礼貌地告辞了。后面的行程都是表姨夫开车。

    车子开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再次到了海滩附近,许多能够隐约听到海浪的声音了。表姨夫去找停车位,表姨抱着豪豪先领他们去海滩边找地方坐下。豪豪已经快到一周岁了,正是学走路的阶段,却还不怎么能站稳。

    许多借着帮表姨给他洗澡的机会看过孩子的两只脚,足内翻,感觉像是胎儿在母体内受到压迫所致。许多试探性地问表姨,生豪豪的时候是不是羊水特别少啊。

    表姨惊讶地挑了挑眉毛,笑道:“你怎么知道的啊,医生说羊水太少了,生不了,让我开的刀呢。”

    许多只好将锅推给许婧:“我姐不是在卫校么,从她书上看到的。哎,表姨,你有没有带豪豪去看看脚啊,要不要绑个什么东西矫正啊。”

    表姨一脸满不在乎的神色:“看过了。阿东带着豪豪去香港看的呢,医生说没事,长大就好了。”

    许多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也太real心大了吧。这个样子怎么可能叫没事。上辈子豪豪都是十几岁的少年时,照样足不良于行。她想上手摸一摸孩子脚上的骨头,表姨却迅速地将孩子裹好了。许多只好假装自己伸手是去拿边上的毛巾的。

    虎门海滩没有许多想象中的碧海蓝天金黄色的沙滩范儿,但也还可以。许妈、许婧跟许宁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大海,都有点儿激动。许爸看了感觉非常满意,一家人总算凝聚到一起了。只是二女儿面色平淡,似乎并不太感兴趣的样子。许爸悄悄问她:“多多,这里怎么样?”

    许多差点儿脱口而出,一般般吧,比厦门跟青岛差一些。幸好她及时咬住了舌头,露出笑容:“蛮好的啊。”

    许爸笑容讪讪,有点儿接不上话。幸亏前面有卖当地小吃的,表姨买了一些过来分给他们尝鲜,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许多立刻跑到许婧跟许宁身边,还是和他俩一起比较自在。煎虾饼口感爽脆,能吃到鲜甜的虾肉,许多即使吃完早饭没多久,肚子一点儿不饿,还是一连尝了两块。

    完了,这次旅游结束回家肯定连秤都不敢上了。

    他们早上出发晚,在海滩边上逛一逛就差不多快到中午了。表姨夫在附近找了家餐馆,许爸许妈坚持简单吃一顿就好,不要破费。连孩子在内八个人点了六道菜,许妈就说够了,等不够再点。

    菜上了桌才发现当地的菜,一份量真的不算多。好在大家昨天晚上都吃的太多,现在也没多少强烈的食欲,大家人手一碗白米饭,就着几道菜全部吃光了。许多觉得那道蒸三干不错,鱼干、虾干跟腊肠一起蒸,咸香甘美,非常下饭。

    餐馆里头的电视机正在放《十月初五的月光》。因为是粤语版的,许多一开始没留意到电视里头究竟放了什么。直到听到那首熟悉的旋律《祝君好》时,才反应过来是初哥哥和君好。张智霖真心童颜啊,这么多年了,此刻的他跟老婆袁咏仪一起上综艺节目时的颜值真心没差啊。

    双方寒暄了一会儿。陈雪爸爸表示要请他们吃中饭,被许爸笑着谢绝了。许宁一直期待着野餐,他才不会扫孩子们的兴头。

    等到陈雪跟她爸爸走远,许婧兴高采烈地跑过来:“太好了,幸亏不是陈雪,否则我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了。”

    许多轻吐一口气,正色道:“她不想把事情闹大,你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吧。但是陈雪这个人,姐,你离她远点儿吧。昨晚那个人就是她!”

    许婧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喃喃道:“不会吧,刚才那个人你也看到了啊。

    陈雪又不会分身术。”

    “姐,你不觉得太巧了吗?昨晚咱们碰上一个疑似你同学的,呃,失足少女。然后你同学今天就剪了短发出现了。最神奇的是,那个失足少女又顶着昨天的造型跟同伴跑到这里来特地叫咱们再看一眼。这里做什么生意啊?没看到大家都躲着她们么。大白天的弄成那样,也不怕被人当成白日见鬼。”

    许婧还是不相信,连声辩解:“她爸还陪着呢,她爸准她干这个?不打断她的腿才怪。”

    许多的心头涌现出无言的悲哀。心道,亲妈逼上小学的女儿出卖身体来供养她花天酒地的都有,养女儿干这行算什么稀罕事。

    “她说是她爸就是她爸啊。亲爹哪儿有这样看自己女儿的,专门盯着胸脯跟屁股看,不是神经病就是变态!”许多厌恶地瞪了眼陈雪跟那个男人离开的方向。这人色眯眯的,看她姐的眼神让她恨不得挖了他的眼珠子。

    许爸也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他毕竟走过不少地方,还干过销售,称得上见多识广。这些人出现的太刻意,跟排练好了似的。那个爸爸一口一个阿雪,这是广东这边人的习惯叫法。他们老家那边没这个起小名的习惯。

    许多还瞪自己的爹:“人家给你烟你就敢接过来抽?万一在里面加了料怎么办?”

    许宁也浑身一个激灵。学校还发了禁毒宣传资料呢!里面有个故事就是主人公出差签合同时,对方给了他一条烟,说是本地特产。他抽了以后离不开,乖乖签了损失重大的合同,回去第一件事就是进戒毒所。

    许爸吓了一跳,喃喃道:“不至于吧。”

    细思极恐,一家四口全都默默了。那支烟被许多丢进垃圾桶了,谁也不想翻垃圾。再说即使翻出了那支烟,他们跑去报警?怎么事情越来越复杂化。

    表姨跟表姨夫安顿好东西过来。听说了这件事,表姨夫连连摇头:“姐夫,这里不比内地,什么鬼东西都有。要小心,着了道连找人算账都不知道要找谁。”

    许妈也是吓得不轻,一直拉着许婧的手:“我的乖乖,不怕啊,咱们离那个同学远点儿。管她是不是,离远点儿总没错。”

    因为这件事一闹,大家的游兴都黯淡了不少。只有尚不知事的豪豪最高兴,一直手舞足蹈,想要下地跑。表姨一个人都抱不住他,他意图往上蹿,结果襁褓挣开了,两只小鞋子也滑脱了一只。

    小鞋子掉进了湖里,顺着水悠悠漂走。豪豪开心地拍着小手,口齿不清地流口水:“船,船。”

    细细的一道线甩过去,小鞋子的鞋帮上多了个银光闪闪的鱼钩,湖边钓鱼的老伯手一提,小鞋子就这么晃晃悠悠地被钓了上来。岸上的人都拍手叫好,还有年轻人吹起了口哨。

    表姨赶紧抱着豪豪过去道谢。豪豪不怕生,伸手往老伯身上跳,口齿不清地喊着:“谢谢爷爷。”

    老伯捡起鞋子递给表姨,眼睛扫到了豪豪的脚,唇边的微笑停滞了,眉头微皱,伸手上去摸了下孩子的脚。表姨还没反应过来,老伯已经盖棺定论:“这孩子的脚得赶紧治了。”说着从身上掏出纸笔,写下姓名跟一串电话号码递到表姨手上,“你后天去中山医院儿科找我,我后天门诊。挂不上号的话就打这个电话。”

    表姨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接纸条。众人都是满脸茫然。许多扫到纸条上的名字,行云流水,非常具有医生书法特色――一般人根本看不懂。浸淫医学八年的许多且看且思量,然后眼睛越来越大,虎躯一震,大拿啊!大拿到许多读医学院时,《儿科学》主编赫然就是这个名字。

    大拿已经悠悠走远。唯一正确认识到大拿价值的许多因为过于震惊,忘了奔上去跟大拿套个近乎。

    表姨跟表姨夫面面相觑,拿着纸条,似乎有些游移不定。

    许多几乎要跺脚。这位大拿的门诊号,猜也能猜得到,一号难求。

    许婧担忧地看着豪豪的脚,小心翼翼地瞄了表姨一眼,忍不住道:“表姨,早点儿矫正的话,小孩子骨头长得快。”

    一家人都不知道这位医生的赫赫威名,但好在中山医院名头够大。表姨年过三十才有这么个独苗,夫妻俩都心疼得很。思来想去,他们还是决定先带孩子过去看看。

    主人有正事,客人自然不方便继续叨扰。走的时候,心情最好的人是许多。原来重活一世,真的有些事情是可以改变的。

    小孩在海滩边费劲地将一条条小鱼放回到海里面。

    有人嘲笑:“这么多鱼,你能救回几条?谁又会在意呢?”

    小孩沉默了。然后继续一条一条放回去。

    “这条在乎,这一条也在乎。”

    许宁撇撇嘴,朝许多做了个鬼脸,还快活地眨了下眼睛。都把许多给看愣了,她记忆中许宁一直是个害羞内向的弟弟,竟然也会这么活泼。

    许婧懒得再搭理他,拖着许多的胳膊出了门。许多抿嘴偷乐,她当然知道虎虎是去干嘛了,春天啊,虎虎是只公猫啊,必然是投身伟大的基因传递事业去了。

    下午的晚自习开成了班会,班上气氛非常热烈。许多本来想置身事外,结果班主任跟各科老师一来,就端坐在特意留在上首的座位上了。许多无语,看来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大家都默认由她来主持活动了。天啦天,她本来以为是班主任自己主持的,她一点儿准备都没做。

    她深吸一口气,深恨自己当初干嘛给自己挖这么大一个坑。她原本是打算在底下背语文基础手册的,好浪费时间。许多硬着头皮上了讲台,以在单位欢迎领导致辞的口吻再三再四邀请班主任上来说两句。

    班主任推脱不过(也许是根本没打算真推脱),上来讲了开场白,大意为鼓励大家多写多练,充满创意,作为学生要勇于展示自己。不管好不好,你们自己做出来的就是最好的。就比方上课时老师提问,你们就放心大胆地举手回答问题嘛,难不成说错了老师还会怪你们不成。你们要是都会了,我们老师也就没了用武之地了嘛。用社会上的话讲,我们也会下岗。

    教室里哄堂大笑,大家拼命地鼓掌,十分给自家班主任面子。

    班主任手往下压一压,示意大家安静,继续道:“咱们班的学生都是好学生,听话懂事知道努力。但是你们的努力也得让我们老师知道,光一个人闷头干怎么行,可以相互学习讨论,互通有无。多学学别人的长处,把自己的短处给补上来。不会的题目下课了也可以问老师。你们李老师(数学老师)、刘老师(英语老师)都住在学校教师宿舍里头嘛。放心大胆地去,老师肯定不会不给你们水喝。”

    教室里笑得更厉害了。年纪最大的李老师拿手指指着班主任,笑得直摇头。他是这所初中里头年资最长的教师之一,据说以前是数学一把手,还参加过中考数学卷的出题阅卷,从来只带初三毕业班。后来据说是因为牵扯进了不太光彩的作弊事件,被从教导主任的位置上一捋到底,出去病休了两年才又回来教了许多他们班。

    许多不记得李老师的教学水平到底如何了。她当年数学课上从来不听,一心早点做完《课课练》好回家后不用再花时间写数学作业。李老师也不管她,只要她按时交作业不打扰别人就行。这两天的数学课听下来,许多觉得李老师的思路还是很清晰的,举重若轻,把题目说的都挺透。所以她现在上课都是紧紧围绕着老师的课堂教学进行。

    她灵机一动,脑子里转出一个念头,连忙压下。先别轻举妄动,赶紧把数学成绩弄漂亮点,才好跟李老师套近乎。

    班主任说完了示意许多继续。许多又把绣球抛给四个小组,让他们每组都选出代表来解说一下自己组的板报内容,立意是什么,为什么选用这种手法表现。说完要求许多就自觉失言了,她面对的是一帮初一的学生,不是单位的新进公务员。于是她赶紧往回找补:“每组代表人数都不限,全组同学集体说都可以。代表说完了,下面的组员可以补充,只是不允许重复别人的话,也不要抢答,一个一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