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嫡女贵嫁 > 第二百一十五章、曲志震到底在意什么?

第二百一十五章、曲志震到底在意什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c,最快更新嫡女贵嫁 !

    事情是曲志震决定的,太夫人纵然反对,也已经没用了。

    曲莫影既然已经答应了下来,当然也不会让曲志震为难,太夫人也给了意见,最后就决定三天过来一次,整顿府里的内务,把一些该办的,或者能办的先办起来,交差的时候到康明斋向吾嬷嬷的复命。

    等她三天过来后一并处理。

    如果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就直接到英王府禀报。

    当天曲莫影就处理了一些必要的事情,也把之前和太夫人商议的事情,对管事们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管事们称好,事情就先这么安排了下来。

    回到英王府的时候,发现裴元浚已经等候在自己的屋子里。

    “王爷这个时候怎么不在书房?”曲莫影到内室重新换过衣裳后,诧异的问道,往常这个时候裴元浚都会在书房处理事务。

    “听说你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我就过来看看了。”裴元浚手边也有几本折子,有两本摊开着,这意思是到曲莫影这里来看折子。

    “我没什么事情,父亲的意思,祖母年纪大了,让我担着一些事务,他现在就要娶亲了,这些事务让我照看着点。”曲莫影坐在妆台前有,取下了配合着之前衣裳穿的簪子,重新换了一支简单的插上去。

    “多少时间?”裴元浚放在折子上的手停住了。

    “一个月左右吧,说是简单办,但内里却是不能简单,不能委屈了谢氏女,又说谢氏女背后有朱静妃,就算是看在魏王的份上,也不能过于的慢待谢氏女,让我好好的把这门亲事办好,虽然简单也要风光。”

    曲莫影撇了撇嘴,嘲讽的道。

    “简单而风光?”裴元浚削薄的唇角微弯,“要你给曲府做面子?”

    “多年前,我在庄子上的时候,他看着是一心一意的对于氏,宠着她生的一双儿女,我就是他一个随意能扔去的包裹,而今我就是他手中的一张底牌了,能用当然要多用用,否则怎么体现得出曲府的不同。”

    曲莫影不以为意的道。

    “要用你的面子给曲府做面子,简单也要风光?曲志震想的可真多啊。”手中的折子在桌面上拍了拍,“这里有人参了他。”

    “参他?何事?”曲莫影心头一动。

    “说是修膳长春宫的时候,有偷偷的中饱私囊的事情,虽然不多,但是上折子的人说的也是有理有据的。”

    裴元浚漫不经心的道,甩了甩手中的折子:“曲志震也风光的久了,现在可以下来了。”

    “这事……可以?”曲莫影想了想之后,回头看着他道。

    这事听起来并不大,而且还不多。

    “如果利用一下,有一些小用场。”裴元浚懒洋洋的道,“曲志震这个工部尚书的位置没有坐稳,柳侍郎那边也是一直紧紧的盯着,况且还有另外的一位侍郎在,原本……若是因为你,他们是不敢动的,但现在……”

    裴元浚敲了敲手中的折子,站了起来,到妆台前替曲莫影挑了一根簪子,插入她的发际,一边道。“既然他一心想踩着你给他自己做脸面,本王却

    觉得可以。”

    曲志震说的理由再多,看起来再象,其中心只有一个,利用曲莫影、利用英王府给他做脸面。

    为曲府垫定更高的台阶,可以让他走的更高。

    曲莫影摇了摇头,看了看镜中的簪子,很是满意,眸光流转的笑道:“会不会有麻烦?”

    这个便宜父亲还真的是吃定了自己,做什么都是站在父亲的高角度说的,这是要把她紧紧的绑上曲府的船上。

    听她这么说,裴元浚笑着把她拉了起来,替她把落在额头上的一抹秀发抹在耳后,“没什么麻烦,主要还是狗咬狗。”

    曲莫影享受着裴元浚的温和,眼中若流星落下,点点碎碎星光:“那个沧海遗珠之说……无碍吧?”

    “只是一个前奏罢了,无碍!”裴元浚知道她在转换的话题是什么,不以为意的道,神色一如既往的慵懒,仿佛说的不是关乎他自身的身世之秘,而只是一件极普通的事情罢了。

    既然是前奏,当然也有后继,曲莫影对此还是明白的,皇上抛出这么一个似是而非的说法,应当也是让裴元浚认同的,他既然能认同下来,这是最好的,以他的性子,若是不认同,这接下来就可能是血雨腥风。

    这位可是一个没事也能搞点事出来的英王,更何况现在还是有事。

    能这样平淡的认下这事,曲莫影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了。

    “玉国公夫人的意思,应当也是玉国公的意思,现在玉国公不在京中,不过也快了,到时候会跟北疆的使者一起入京,那时候必然会认你。”裴元浚眼中闪过一丝沉黑,对于玉国公夫人的想法,还是满意的。

    这位玉国公夫人虽然病弱,这么多年一直拖着病体,回了京之后,深居简单,但这性子还是很果断,果然是武将之女,认定了的事情,就绝对不会退缩。

    曲莫影看似对亲情淡薄,但其实一直渴望亲情,别人看不透,裴元浚又岂会看不透。

    只不过是怕伤害罢了,一伤再伤,就如同齐国公府的态度。

    在对于小越氏的身世上,齐国公府犹豫再三,权衡再三,打着最好双方能心平心气的坐下来,成为姐妹的想法,其实已经把曲莫影伤透了。

    害小越氏的事情里,柳夫人不无辜,之后又是一次次心狠手辣的陷害,谁会甘心,谁又能甘心?

    小越氏就算不是曲莫影的生母,但她生前拼着最后一口气,也护下了尚幼的曲莫影,就冲这一点,在曲莫影的心中,小越氏就是她的娘亲,就是她的亲人。

    只不过,她能将小越氏看成生母,却没办法把曲志震当成生父,当时在还没有揭开身世的时候,曲莫影就觉得曲志震只是一个便宜父亲,不说血缘亲情,因为根本没有,只有利益关系,而且还是那种最冷血的利益关系。

    在认亲这一点上,玉国公夫人做的就很好,这让裴元浚对她的好感也更大。

    “你觉我得我……该认吗?”曲莫影还是犹豫,这几天这话一直在心头回应,有时候觉得理所应当,有时候觉得不当如此。

    身子往裴元浚的怀里依偎了过去,靠

    在他的怀里,鼻子莫名的酸涩。

    “我还有祖母,我还有娘亲,若我认了,这以后……她们要如何?”曲莫影咬了咬唇,莫名的有些委屈。

    “你祖母还是你祖母,你娘亲还是你娘亲,这与你认玉国公夫人并没有妨碍。”裴元浚修长的手指在她肩上轻轻的捏了捏。

    用的力道恰到好处,正好让曲莫影疲乏的身子舒适了几分,长睫扑闪了两下,索性闭上了眼睛。

    “你就算以后不是曲府的四小姐了,会不孝顺曲太夫人?会不祭拜曲二夫人?”

    “不会!”曲莫影肯定的摇了摇头,没有一丝犹豫。

    “既如此,那你是不是曲府的女儿,跟她们又有什么关系?”裴元浚已经理清楚了曲莫影的想法,照着她的思路开解她,手指依旧按揉着她的肩部,让她可以松乏一些,“你成了玉国公的女儿,但你依然敬着曲太夫人,又有谁敢小看曲太夫人?”

    活着的曲太夫人不会因为曲莫影的认亲受影响,至于已经不在的曲二夫人,曲莫影四时祭拜不断,也能告慰在九泉之下的小越氏了。

    “还有一点,玉国公世子要怎么办?”裴元浚知道曲莫影还有一个心结。

    “母亲说……不愿意让他认回去,之前就对外面说了是双胎胞的。”曲莫影摇了摇头,那是娘亲的亲生儿子,是母亲一手养大的,这么多年,对母亲也是孝顺有加,母亲怎么也不愿意他被曲府认回去。

    可不认回去,娘亲在九泉之下,不就没有孩子了吗?

    一想到这里,曲莫影心里又有些难受,长睫无力的搭在眼帘上,透着几分恹恹的情绪,兴致不高。

    这也是极折磨她的一种想法。

    玉国公世子是个好的,母亲的意思说如果娘亲还在,她会还的,但现在娘亲不在,便宜父亲又把自己养成这么一个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不尽心的,而且这个便宜父亲居心叵测,把儿子还过去,怕又不知道会被折腾、连累到会什么样子。

    曲志震不是一个好父亲,是一个讲求利益的便宜父亲,而且还没查清楚他在背后谋算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曲志震讨不了好的。

    往这个方向一想,玉国公世子似乎、的确应当不认回去,免得被这个便宜父亲带累了。

    见她如此,裴元浚知道她还有些心结,手下不停,继续开导道:“认或者不认,都可以,但至少不是现在,曲志震自以为是,觉得可以牺牲许多,暗中做了不少的事情,如果这时候让玉国公世子认回去,最后的结果,可能也是被牺牲掉。”

    这话说的曲莫影心头突突一跳,下意识的抓紧裴元浚的衣袖:“他甚至在不在意自己的儿子?”

    裴元浚低下头,俊美的脸上有着淡淡的嘲讽,微微勾了勾唇,“是的,他不在意自己的儿子,应当有更好的想法在。”

    那么曲志震到底在意什么?

    以往的点点滴滴从心头涌上,不在乎曲莫影,不在乎于氏,不在乎曲秋燕,也不在乎曲明诚,曲莫影想到这里,一惊,一个几乎不敢相信的答案从喉咙处冒了出来……